印度被强奷系列小说

印度被强奷系列小说

自是不逾月而痞五作五下,每下辄愈。闻楚之南有良医焉,往而问之。

服汤后而渴者,是为寒去津伤欲解之征,所以虽渴而不必服药,但当静俟津回可也。黄帝问于岐伯曰∶余尝上于清冷之台,中阶而顾,匐匐而前,则惑。

经曰:邪气盛则实,精气夺则虚。从前之误,不必计较,只据目前。

汗出多之下,当有「发热」二字,若无此二字,脉迟,,汗出多,微恶寒,乃是表阳虚,桂枝附子汤证也,岂有用桂枝汤发汗之理乎?摭其可议戴人为言,而于戴所急者略而不采,丹溪且若此,余又何怪哉。

脾经少与肺经异,升麻、芍药白者详。黄帝问于岐伯曰∶水谷入于口,输于肠胃,其液别为五。

魏荔彤曰:此条之□,乃意料之辞,非已见之证也。若柴胡证仍在者,此虽已下,尚未成逆,则当复与柴胡汤,必蒸蒸而振战,然后发热汗出而解矣。

Leave a Reply